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此时有声胜无声

作者:郭心茹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9-10-29     浏览次数:



仓央嘉措说:“每一颗心生来就是孤单而残缺的,多数带着这种残缺度过一生,只因与能使它圆满的另一半相遇,不是疏忽错过就是失去拥有它的资格。”我特怕失去这种资格。但是从晨曦到日暮,在你面前,我便变成了哑巴。

当孤独落在我的心里,种下一颗形只影单的种子,我便开始躲在一隅,小心翼翼地追随你的气息。如果你笑,我便痴痴地笑,如果你哭,我便醉醉地哭。不要问我什么原因,因为所有的回答都是关于你的。从阳光坠落在你的发丝上开始,你便如我的发丝长在我的身体里。可是我多么渺小啊,小到如尘粒,小到失去了声音。

我们在同一个地方,却不在同一个轨迹。你希冀如阿姆斯特朗般在自己的领域留下脚印,我却巴望如隐者般去留无意,闲看云卷云舒。我们之间没有诗和远方,只有时间滴答的声响。我已陷入你的温柔几年?我不敢数落光阴至今没为我安排一场完美的相逢,毕竟是我太过胆小,毕竟是我的舌头太过迟钝。

可是我知道,时光不会因为笨拙作出半点让步。所以我选择勇敢,我选择说话。爱就要大声说出来,不是吗?我拿起冷冷的手机,找到有你名字的列表,战兢兢地点开,里面一片空白。该说些什么呢?是直接表明心意,还是先做试探呢?凉意习习,风比昨日吹地更甚,我听到窗户呼啦呼啦地嘶吼着,它在承受着比之前更大的压力,可是过了今夜,它将再也没有机会见到这猛烈的风。可是过了这个月,我将再也见不到这可爱的人儿。我要抓住时间的尾巴,告诉你我的心意。

“我很喜欢你,从在阳光下会变成金黄色的头发,到爱穿篮球鞋的双脚。我很胆小,也很懦弱,从未想过某一天会对你说这样的话,就让我在最后的时光里,告诉你,曾有个人默默地喜欢你。”我放下染上汗的手机,想起了一首很适合现在朗诵的诗——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你跟,或者不跟我,我的手就在你的手里,不舍不弃。来我怀里,或者让我住进你的心里,默然相爱,寂静欢喜。也许这就是它会印在每个人心里的原因吧。在岁月的江海里,得以顾望一颗漂亮的贝壳让我藏在心中,去追赶、仰慕他就是一段难忘的色彩。

我的使命仿佛就到这里,我仿佛不再那么着急于你的答案,当点在发送键的那只手指微微颤动一下,我就明白了,并不是所有的感情都需要回应,只要勇敢地做了,就没有辜负这段忧伤却又幸福的暗恋。

“花开季节过了,玉峰可别惆怅,相恋的缘分尽了,我也并不悲伤”。仓央嘉措在雪域里写下这首诗时,也像我一般既难过却又很甜蜜吧。窗外是并不圆满的月亮,这轮弯月映在我的眼眸里,最终变成了一个句号。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