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无笑之人

作者:朱云佳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6-12-02     浏览

 

 

笑,既是一个表情,也是一份心情。

在特定的场合里,笑就是一项必备技能;在葱茏的日子中,笑就是一种生活态度。但是,人们并非都会笑。有的人,不擅长这个表情,便是无笑之人。在自我演绎得畅快时,不幸的他们往往便会错失那份应有的心情。

有人以为,笑是轻浮,而我曾选择深沉。

见过太多虚与委蛇的是非,仿佛笑容仅仅是一个基本的面部动作,我有时也就无意为之了。生活总是平淡如水,我从几年前开始就不再专注于自己兴趣之外的事儿了。身边,大大小小的褒贬也令我觉得并不值得瞩目。不担任任何班级职务,也不参与年级的集体活动,我掌握着自己的自由,活着最充分的自我。在“做作业得看心情”的高三过后,我来了北方,华电于我而言也许是一种理所当然。一如既往,我逍遥地游弋在自己的世界里,却在心中隐隐明白自己缺失了些许。

镜子里,那个面无表情的人很陌生,也很熟悉。

这大概是常事儿吧!毕竟谁又能面对面地去对自己有一个客观的了解呢?仔细审视着自己的头十八年,它们是孤寂的。我有过很多朋友,但他们也往往会让我看到不满意的一面。人就是这样,即使自己不是一个完全的君子,却依旧会对劣习种种的人心怀不满,这令许多看似热烈的友谊最终都浅尝辄止。我挑剔着我所生活的周遭,不经意间将心灵与世隔绝。我想,我该去接触些什么,或是一个优雅而不孤独的世界,或是为这个再物质不过的世界贡献一点儿物质。

到了新的地方,我决定去改变点儿什么,只是淡然依旧。

许多年来,文字早已是对孤独自我的陪伴,便以此开始吧!今日回望,这个想法实在是恰当的,却又是一次针对过去自己的大刀阔斧的讨伐。从起初的自我封塞中试着接触陌生,从最初的淡漠里找回一份热烈,这或许是一种触及记忆深处的痛。早已忘却自己为何迷恋这份畸形的深沉,却还明白自己有所隐瞒的真实。丢失笑容的面颊上总是透着丝丝的凉,我从不知道我的价值在哪,只是无端地去力图证明。

一年不算太长,却让心怀愤懑的人渐渐褪去了有色眼镜。

在曾经的世界里,世界是双色的,非黑即白。我只是略带冷漠地看着世界,感慨着世态炎凉,仿佛苍凉便是一切,却从未明白他们为何而黑暗。有人说,一个人所看到的世界才是他的世界。却是还有另一重意味,一个人的心绪往往会蒙蔽他的双眼。初来乍到的我选择了排斥这里的一草一木,不满地抱怨着一个个没有公德的人。但同样的我,如今的我,会欣赏着身边的些许小事儿,同样的一花一草,却是不一样的态度。

笑容里糅杂了假象,却依旧包容着真实。

如果说曾经的自己是只坚守着所谓正义底线的人,丧失了笑容便再自然不过,毕竟自己有所期冀的事儿都只是一个缥缈的臆想。游走在集体之外,他只能一遍遍数着柜子里那一摞奖状聊以自慰,自以为活得还算精彩。而今的自己,却至少是个能为了自己所做过的努力而倍感欣慰的人。同样是文字工作,为了别人而做才能真的改变周遭,又有多少闲人愿意探寻一个闭锁的隐者呢?用文字包裹自己,你可以说是懦弱到没有勇气去申明自己的态度,但我更觉得是一种对文字力量的相信。

把个人的沧粟之力倾注在一件件有益于世的小事儿,即使再微小,却也令人欣慰。用此番流淌的时光充实一段骨感的岁月,骑在锈色斑驳的自行车上体会微妙的满足。淡然的面颊上,嘴角或已渐渐扬起。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