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七岁的火车头

作者:张颖哲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7-10-23     浏览

 

 

七岁,我霸占着遥控器,坐在电视机前目不转睛地盯着动画片,不时嘿嘿傻笑;七岁,你霸占着电视,在屏幕前眼一眨不眨地看《男生女生向前冲》,不时啧啧赞美。

七岁,你教我写数字123,笑我削铅笔把脸涂得像只熊猫;七岁,我教你用手机打电话,夸你不识字依然还能认出通讯录里的我。

七岁,我天天吵着你带我出去玩,和同伴闹别扭你比我还生气;七岁,你老抱怨我变了,再不像以前那样缠着你了。

七岁,在时间对折的尽处尽情眺望着它的井字天空,简单到只能看到在井口暂作停留的鸟儿。曾经的我、现在的你又何尝不是那么相似,同样任性到无聊,却深陷其中而不自知。或许我没你那份耐心,又或许你比我还烦人得多,我只能把那份美好思念停留在记忆里。想着你待我的好,只能在每次对你不耐烦的回答后惭愧内疚,却在下次对话中又不由自主地对你大吼大叫。

我从小就喜欢小猫小狗,你却总是对它们嗤之以鼻,更是在我和它们玩耍的时候把它们轰走,所以嫌隙也越积越多。到了后来我们的谈话越来越短,我甚至不愿再跟你说话。每次吵架你都会到自己屋里哭,说些“白疼你了”之类的话,不明事情的人一定认为你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一开始我总是心软,但渐渐地这样弱势的“道德绑架”再也不能起作用,只能愈来愈加剧我的反感。

我觉得你的脾气就像火车头,几匹马都拉不回来的那种,还爱钻牛角尖。别人的一句话你能揣摩好久,别扭好久。你问问题永远是刨根问底,事无巨细都要过问,可是那些事明明跟你毫无关系,所以我都懒得回答你,索性扔一句不耐烦的“不知道”。可是你知道我当时内心的矛盾吗?明明在上一秒发誓要好好跟你讲话,但一听到你那刨根问底的声调,那份耐心顿时烟消云散。

曾经我觉得我们也许就这样了,但当我看到你坐在电视前一动不动的身影,当我听见你打电话给我倾诉自己不会再管那么多时的认真,当我听到你对着小猫或小狗顽皮地叫我的名字,当我搭着你不再笔直的肩膀,原来我一直以为你是十七岁,却没意识到你已经那么快地到了七岁。

七岁,在时间对折的尽处,我十七岁,你七十岁,阳光下一大一小的影子,我希望我可以多陪你走走。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