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学

大学的梦想

作者:王能能     供稿单位:校报记者团      发布时间:2017-10-23     浏览

 

 

抑尘车在教八前面对着空气监测点使劲地喷着水,轰隆声震得教室的窗户啪啪作响,教大学语文的女老师扯着嗓子讲课,讲台下的学生仍听不真切。我背着书包,手里捧着一杯热水从教八路过,在巨大的“咆哮声里”,我仿佛被迫着与这个世界割裂了,幸好有热水的温度刺激着我,让我感觉到了身旁迷迷糊糊的空气、头顶昏昏沉沉的太阳。初秋的华电被温热的潮气和灰色的轻霾笼罩着,没有丝毫的秋意。我在校园明晃晃的道路上一步一步地走着,路的尽头是日新园的亭台水流、松树荷花,还有漂浮着的有点陈旧的萍,我一路走一路想,想我大学的梦想……

清晨六点,整个校园还在昏昏沉沉的睡梦里将醒不醒,朝阳从教十二的后面探出脑袋,橙红色的光洒在楼顶上、树梢间,路上稀稀拉拉的人影也泛着黄色的光……那天是我第一次看见华电六点的太阳,空气清新得没有丝毫杂质,早餐的香气在整个校园里弥漫开来,平日里一口都喝不下去的小米粥竟然变得可爱起来,清澈的汤水,淡黄色的、绵软的米粒,不知不觉就已经一碗入肚了,全身都暖了起来,鼻尖还渗出若隐若现的细汗。大学的梦想是在安静晴朗的早晨喝一碗热腾腾的米汤。

正午十二点是华电最为热闹的时间,人潮从一栋栋教学楼里涌出来,继而四散而去;无数张嘴巴说着话,或高或低,或甜或腻,远远听去就是哗啦啦的一大团,也分不出个抑扬顿挫来。我不喜欢这样拥挤躁动的人群,每次置身于此中时,我更愿意做一团空气,无视无听,风一样来去。于是就索性喊上舍友穿过铁栅栏的校门去吃顿麻辣烫,二人座的餐桌,不要麻不要辣,拣出最嫩的菜煮来配面吃。大学的梦想是在燥热的夏日约一两好友去吃碗麻辣烫,不要麻不要辣。

黄昏时分,夕阳昏黄的光从远处的树缝里透过来,一条一条的阴翳从屋檐上漏下,一直打在图书馆的窗台上,成了一片阴凉。捧一本《安娜》一页页地翻过去,书页不知道啥时候也染上了岁月的颜色,泛着黄,像尘土的模样。大学的梦想是偷一个午后去读一本书。

夜幕降临,黑色包裹着天空和大地,中间走来走去的人们点起了各色的灯火,夜晚也不再像是夜晚了,星星藏了,月亮睡了……灯火中是吵吵闹闹的声音,却不能看见一张明明白白的脸庞。我想有个夜不归宿的晚上,灯熄了,人走了,夜晚回归寂静。月亮从云层中露出来,羞涩地发着光,远处的天幕上嵌着几颗星,一闪一闪地仿佛在说着悄悄话。于是,踩在操场的草坪上,一人拥有一个影子,被月光拉得长长的……大学的梦想是一人一影,夜晚像夜晚,安静得不像话。

抑尘车不知道啥时候停止了喷水,酣然地杵在树荫下面等待着下一次喷发,我也走到了下节课的教室里,里面几乎没有什么人,书本摊开,在扉页上写下了一句话:有梦要做,有路要走……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