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华电记事

记忆里的珍珠

作者:张鹏     发布时间:2013-08-28     浏览
     在华电度过的岁月,一段段尘封的记忆,在风雨洗礼后只留下斑驳的印记。心弦再次被撩动,逝去的时光,勾人遐思。厚重的回忆如同泄地的水银无孔不入,渗透每一个细胞,游走每一根神经,直至灵魂的深处,感情在此时决堤……
      十二舍二楼202的阳台,是我最常驻足的地方,站在二楼的阳台,感受着盎然的春意和蓬勃的生机,聆听着炎夏时不绝于耳的蝉鸣,沉浸在霜红弥漫的层林尽染,极目于千里冰封的素裹银装……
      又一次站在二楼的阳台,思绪开始蔓延,往事在若隐若现,逐渐清晰:初到学校,我看见围墙上、道路边插满了彩旗,教学楼和宿舍楼上挂满了迎接新生的条幅,校园里更是人头攒动,进入校园看到了很多新生接待站,每个接待站里都能看到洋溢着热情笑容的学长们。游走在校园里,看着提着大包小包的新生们三两簇拥成群,他们脸上写满奔波的疲累,但是眼神却闪烁着坚定的期盼。不时身边走过一对情侣,步履轻盈欢快,让人羡慕不已。让我对大学生活充满了憧憬。
      大一的生活紧张忙碌,忙于各科学习,忙于满足涉猎新事物的好奇心,忙于适应新环境的学习生活,忙于找回熟悉的荣光……
      匆忙走过轻狂躁动的大一,人开始变得沉稳,不再那么懵懵懂懂,开始学会安排自己每天的学习和生活。我并不爱学习英语,所以每周二、周四的英语课是我最烦恼的科目,每次面对英语老师Fanny的提问,我总是说一句:“Sorry,I don’t know!”然后听到老师说一声“Sit down!”后,我才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地坐下来。我始终记得第一次CET-4考试没过时的愧疚。也许是为了能坦然自信地面对敬业的Fanny,也许是不耻于英语四级没有通过,我开始苦心学习英语,皇天不负苦心人,我顺利地通过了后来的英语四级、六级考试。大三时偶尔在课间遇到亦师亦友的Fanny时,彼此都会会心一笑。此刻,我懂得了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
      转眼间到了大三,学习上压力不是很大,我当上了华电星韵文学社的社长,一种前所未有的责任感压在心头,如此沉重。星韵文学社是一个新成立的社团,由飞鸟、若水、悠悠、小诺等一群文学爱好者创建,承载了许多文学爱好者的梦想。我第一次走进文学社,就感觉她无比亲切,那一刻注定了她将成为我大学生活乃至整个生命历程中永远无法割舍的一部分。虽然现在离开文学社久已,每当闭眼冥思,那一连串熟悉的名字总在脑海萦绕。我时刻在想自己能否做好每一件事,能否把文学社发展壮大,能否团结所有的社员风雨兼程开创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学天空。我们所有成员出谋划策共同举办了征文比赛、文学知识竞赛、文学讲座等活动,还记得每一次出宣传板报时借用宣传板和办公室的尴尬,还记得每次看到征文来稿时的激动,还记得焦头烂额忙碌了一个多月终于办完文学知识竞赛决赛后聚餐时大家的开怀畅饮……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我已经飞过。大四了,我没有选择漫漫考研征途,我直面着另一种生活的煎熬——就业找工作。于是,我开始准备简历以及其他相关材料,此时却犯难了:简历开了个头,写好自己的基本信息后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写了,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长和优点可以罗列;除了文学社的记忆想不出自己曾在学校、院系甚至班级里担任过任何职务并做出过什么能感到自豪的光辉业绩;发现自己的学习成绩在专业排名竟是那么扎眼的落后;看到就业推荐表“曾获何种奖励”一栏,猛然发现自己从来就与奖励绝缘。我的大学竟是如此苍白无力,我拿什么去填满漂亮的简历?我不可能把时光拨回2004年夏天,好让我重新走进华电,我唯一该做的、能做的就是痛定思痛,过好往后的时光。我开始忙于搜集和查看着有关求职应聘的注意事项,借鉴着已经参加工作的学长们的面试心得,尽量完善自己的简历,一遍遍练习面试时的自我介绍,经常关注学校网站和其它相关网站的就业信息以寻求就业机会。不知经历了多少次面试的无奈与竞争,我终于选择了一个沿海的新电厂,签完协议后,整个人好像没什么意识了,只知道不停地说着话,至于说话的内容是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了。此时,我知道自己既然选择了一个工作,就别后悔也别艳羡别人的单位比你的好,珍惜自己拥有的东西,走自己的路。
      罗素曾说: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这三种纯洁而无比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的一生。我想,在华电的几度春秋,我没有波澜壮阔,但是四年来都是我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我无悔亦无憾,只有珍惜现在,享受现在,真正感谢我可爱的华电时光。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