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大学时代

楼管“阿姨”亦美丽——记学生公寓管理员樊宏娟

作者:刘洁     供稿单位:后勤与基建管理处      发布时间:2014-04-14     浏览
 
 
 
“樊阿姨,我们爱你。”这是在动力系欢送毕业生晚会上全体同学的心声。当晚,在最后的诗朗诵《青春散场》中,伴着悠扬的音乐,同学们满怀深情地将对大学四年生活的不舍和留恋娓娓道来……音乐轻柔地流泻,同学们温柔地诉说:“习惯了樊阿姨对七舍小伙子们无微不至地关怀和照顾,习惯了她温暖如春的笑容……”此时,礼堂早已掌声雷动,在全场“樊阿姨!樊阿姨!”的高声欢呼下,一个美丽的身影,迈着轻盈的步伐,缓缓走到舞台中央,扬起幸福的笑脸。她,便是大家口中亲切的“樊阿姨”,物业管理与保障服务中心的学生公寓管理员樊宏娟。
“能与大家相识、相伴走过你们大学的四年时光,是咱们的缘分,也是我一生的荣幸。我永远忘不了你们的每一张笑脸和每一次真诚的问候,忘不了参加完比赛你们获奖后自豪的表情,忘不了的太多太多了……”四年的朝夕相处,倾情守候,默默付出,使平日常把微笑挂在嘴边的樊宏娟哽咽了。过了片刻,她重新整理心情,再次笑颜如初,继续说道:“七舍永远是咱们的家,有机会常回家来看看吧,我在七舍等着你们,你们永远是我的牵挂和希望,你们是最棒的,孩子们,我爱你们!”她朴实的话语充满真挚的感情,深深地感动着在场的每一个人。一名男生代表上台为她献花,台下响起了同学们“樊阿姨,我们爱你!”的欢呼声,樊宏娟成为当晚“最耀眼的明星”。
樊宏娟,今年44岁,从事学生公寓管理多年,多次被后勤评为“先进个人”,2013年更获得年度“敬业奉献奖”。领导夸赞她是“善动脑筋”的学生公寓管理员,同事们笑称她是“闲不下来”的学生公寓管理员,而学生们则亲切地称她为“慈母般”的“樊阿姨”。
■“善动脑筋”的学生公寓管理员
走进学七舍的值班室,干净整洁,和其他值班室乍看下没有任何区别,但是细心的你一定会发现在值班室的桌子上摆放着许多自制的号码牌,令人奇怪的是这些号码牌都是不完整的。顺着桌子往下看,有一个家用的普通插板,上面整齐地排列着形状各异的充电器,电线直接通向办公桌挂锁的抽屉。怀着探秘般的不解与疑惑打开抽屉,赫然入目的是各色样式的手机、MP3等电子产品,俨然就是一个迷你充电站。这时,下课的学生们陆续走进公寓楼,只见几名男生来到值班室门口,对值班员说:“阿姨,我回来了,领我的MP3。”“阿姨,我领手机。”“阿姨,我领MP5。”边说边各自拿出半个号码牌和自己的学生证。值班员接过证件,仔细地核对登记记录,又认真地比对号码牌,让学生在登记本上签字确认后,才将充满电的电子产品拿给这些学生,学生们微笑着向值班员道谢。值班室充电挂牌制度,是樊宏娟为了保障公寓用电安全,又兼顾学生用电需求,花费了几天时间想出的办法。学生公寓管理规定:“宿舍不允许空屋充电。”但是,随着电子产品的快速发展,大学生手机、MP3Ipad等电子产品应有尽有,为了在保证学生公寓用电安全的前提下,为学生提供更加便捷的服务,樊宏娟开始琢磨了:是不是可以设立一个专门的充电点?但是如果在学生公寓楼内设立充电点,为了保障安全必须有专人看守?如果在值班室设立充电点,那么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才能保证这些“贵重物品”的安全呢?一系列的问号充斥着她的头脑。想来想去,她觉得地点还是选在值班室,由值班员负责充电的一切事宜。领用制度一般常采用书面登记和出示证件的办法,但是只用这两种办法,樊宏娟心里有些不踏实,可又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一天,她下班后到超市给儿子买食物,存车子的时候她忽然灵光一闪,为什么不可以借鉴这种方式呢?想到这,她兴奋地飞速回家,将自己的设想一股脑地写在纸上,将丈夫和儿子召集到客厅,清了清嗓子说道:“我呢想在值班室搞一个充电制度,你们帮我参谋参谋,看看还有什么明显的不完善的地方。”于是,三口人激烈讨论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宁静的夜晚。就这样,学生挂牌充电制度应运而生。这项制度自实行以来,未出现过任何差错,受到了学生的一致欢迎。
樊宏娟在日常工作中事无巨细,善于观察和思考,用于实践。每到学生毕业季,看着毕业生拎着一捆捆的旧课本和旧参考书以低价卖出,新生再高价买回,她心里有说不出的别扭,她总是在想,如果毕业生能够将不用的课本和参考书留下来,一届传一届,不仅可以为学生节省费用,更可以充分发挥书本的最大效用。想到就干,这是樊宏娟一贯的作风。这不,又是一年毕业季,她早早准备好一个大纸箱,召集系学生会干事,开始了旧书回收工作。敲开一间大门半掩的宿舍,学生们有的正在收拾物品,有的正在打包行李,见樊宏娟走进来,大家都停下手里的事情,笑盈盈地同她打招呼:“樊阿姨,快坐。”樊宏娟摆摆手说:“你们忙你们的。我来是想问问你们的旧课本和旧参考书如果不打算带走的话,不如留给学弟学妹们,一届一届往下传,成为咱们七舍的良好传统,怎么样?”学生们一听,立即举双手赞同,高兴地说道:“好啊好啊,我正愁这些书没地方处理呢,卖了吧有些不舍,毕竟是我大学四年拼搏的见证;带走吧,又不方便,留下来让学弟学妹用最好不过。阿姨,你这个想法太好了。”有了学生的支持,旧书回收工作自然顺畅。樊宏娟和学生将回收的旧书进行分类整理后,装在纸箱中,放在宿舍门口,谁需要谁拿走。自2010年起,每逢毕业生离校之际,樊宏娟的“旧书回收队”就会穿梭往来于各间宿舍,哪怕热得大汗淋漓,哪怕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她们始终坚持着。2013年,在樊宏娟的提议和组织下,创建了“七舍书屋”,图书量大大增加,同时毕业生留下的拐杖、不用的USB充电拖鞋等,都作为七舍的借用物品保留了下来,供学生们使用。
■“闲不下来”的学生公寓管理员
作为一名公寓管理员,要负责两栋学生公寓的住宿、卫生、安全、各类手续的办理等十分繁杂的工作。住宿安全,始终是学生公寓管理的头等大事。樊宏娟尤其不敢放松警惕,时刻绷紧“安全弦”,上班勤检查,下班千叮咛,假日常驻守。每天坚持巡检学七、学八舍共379间宿舍和11个活动室的卫生安全工作,一天下来,要不停地往返于两栋公寓楼之间,从一层到顶层跑上几个来回,练就了现在“身轻如燕”的功底。
在每天高强度的日常工作之余,樊宏娟还是“闲不下来”,这不,上班前又围着公寓楼帮学生捡衣物呢。她一边走,一边弯下腰将以各种姿势散布在楼下的衣物逐一捡起,拿在手里,使劲地抖上一抖,有时还将粘在衣服上的碎屑捡一检。正在这时,不知是哪个大咧咧的孩子将未喝完剩下的茶叶一股脑地倒了下来,正好落到她的头上。如果是旁人,此时早已一蹦三尺,叉着腰指着楼上大声指责起来,而她却一丝不乱地用手摸摸脖子,又拿着衣服见怪不怪地直起身子,抬头看向楼上,喊道:“这是谁啊,怎么随便往下倒水。”稍停片刻,只见楼上露出一个怯懦的脸庞,“阿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听后,无奈地一笑,说道:“唉,不过我还得谢谢你,幸好倒得不是吃剩的方便面,要不然粘粘的让人怎么受得了。这次我原谅你了,不要再有下次了。”“好嘞,阿姨,绝对不会有下次。”就这样,我们认为是一场不小的风波过后,樊宏娟竟又平静地继续着她的“劳作”,因为在她捡拾衣物的每一天,这样的小插曲不知上演过多少次了。
每有新生入住,樊宏娟一定会向院系要来课程表,每有体育课,她一定会在公寓楼值班室前静候学生下课。要问这是为什么?让我们来看一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吧。几名学生穿着轮滑鞋徜徉在林荫的小路上,到了公寓楼门口,并没有着急回宿舍,却都不约而同地朝着楼内张望,一个眼尖的孩子小声说道:“我看见樊阿姨了,赶紧的,赶紧的换鞋,要不然,让樊阿姨看见又少不了一顿说。”几个学生手脚倒是很麻利,没一会儿功夫就已经穿上了自己的运动鞋,领着换下来的轮滑鞋,有说有笑地走进了公寓楼,仿佛刚才的那一幕从没有发生过。来到樊宏娟面前,笑嘻嘻地同她打招呼:“阿姨,您又来迎接我们了,多不好意思啊。”“行了,大小伙子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这次挺好,最起码知道在进楼前把鞋换回来,有进步啊。”樊宏娟笑着说道。“嘿嘿,阿姨,您都看见了。”几个男生不好意思的摸摸头。“我早就看见了,不是我啰嗦,你们穿着轮滑鞋,万一不小心摔着了,万一不小心碰着人了怎么办?受罪的还不是自己和你们的同学。”樊宏娟补充道。“是是是,阿姨我们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相信我们。”男生们保证道。此时,樊宏娟的心里算是暂时落下一块大石头。
■“慈母般”的樊阿姨
熟悉樊宏娟的人都知道她不仅是一个爱岗敬业、无私奉献的学生公寓管理员,更是学生们眼中乐观开朗、爱说爱笑、古道热心的“樊阿姨”,她与这些可爱的“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建立了非常深厚的感情。
都说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樊宏娟所负责的学七、学八舍大部分都是男生,大多对针线活之类的事情完全没有概念,因此,缝补衣物的事情她便主动揽了下来。有一次,樊宏娟正在值班室和值班员交代着什么,这时几个男生有说有笑地走进公寓楼,在经过值班室时齐齐地跟她打招呼,樊宏娟看着几个孩子大汗淋漓,笑道:“又打篮球去了,赶紧回宿舍洗洗去”,学生们一边应和一边往前走,忽然,樊宏娟好像又想到什么似的,从值班室追出来,嘱咐道“别用凉水洗,身体受不了,用热水,听见没?”几个男生扭头高声到:“遵命,樊阿姨。”就在她准备转身重新回到值班室时,她停住了,看见其中一个男生的裤脚上好像有个洞,她急忙跑过去,拉住他问道“这是怎么了?”男生被突如其来的外力吓了一跳,听到她的询问才低头看了看她手指的地方,无措地抓抓头,不好意思地回答道:“可能是刚才打篮球不小心弄的吧。”樊宏娟站起身,催促着:“赶紧回宿舍换一条,我给你缝一下。”“嘿嘿”男孩傻笑两声,也不客气地一边往宿舍跑一边说道“好嘞,我这就去换,阿姨,大恩不言谢。”说完两手还做了个抱拳的动作,引得与他同行的伙伴和樊宏娟哈哈大笑。樊宏娟回到值班室利落的找出针线,刚穿好,就见那名男生拿着刚换下来的裤子走进值班室交到她的手里。她也不啰嗦,接过裤子,飞针走线地缝起来,男生则坐在她旁边聚精会神地看着她熟练的动作,还不时地询问缝衣服的技巧,两个人一问一答,一动一静的场景和谐的就好像是一位母亲为临行的儿子缝制衣物,又不停地嘱咐着什么。
都说独在异乡为异客,病痛缠绕倍思亲。远在外地求学的学子,是每位家长最大的牵挂。正值花样年华的大学生们,活力四射,激情满溢,尤其是男生,免不了磕着碰着,受点伤痛。2013年的冬天,七舍一个男生踢球时扭伤了腿,紧急住院进行治疗。他的同学第一时间将情况告知了樊宏娟。于是,樊宏娟便忙活起来:让学生先打电话通知辅导员,留下两名学生陪床,其余学生回宿舍帮忙拿一些生活用品。自己则赶紧的帮受伤的男生收拾所需物品:除了将自己的脸盆、暖壶、卫生纸等物品贡献出来,她还怕孩子半夜起来上厕所着凉,特意准备了一件厚厚的棉袄,将保管的毕业生留下的拐杖、USB充电大拖鞋拿出来打包……准备完这些物品,她坐下来休息片刻,脑子却飞速地运转,思考着是不是落下了什么。隔天中午,她骑车子来到医院看望受伤的男生,担心医院的饭菜不合胃口,她还特意带来了丈夫亲手做的饭菜和自己在路上买的猪蹄。男生看见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樊阿姨,我没事,你不用特意来看我,还给我送饭。”她一边将饭菜放在桌上摆好,一边开玩笑地说道:“不来看你我哪能放心,再说,一天不见你我会想你的。”在场的学生被逗得哈哈大笑。接着,樊宏娟又安慰说:“我刚才问过医生了,你这是小毛病,很快就会出院的。你叔叔也说了,想吃什么就说,他给你做;我儿子也说了让我给你买点好吃的,扭伤腿可疼了。”这时,一名男生做捶胸顿足状说道:“这也太好了吧,要不我也受个小伤,住个小院?”自此,樊宏娟除了每天的工作外,还多了一项送饭的任务,而家里的“大厨”则每天变着花样的用心做着“病号饭”。
虽然,学生公寓管理员的工作很繁忙,但是樊宏娟用真挚的爱心,默默的付出,收获了温馨和感动。进进出出的学子总会和她打上一声招呼,聊上几句。照顾这些大孩子,与这些大孩子相处,樊宏娟非常的满足,她说,她将会用自己全部的爱继续陪伴这些孩子们度过他们每个人的四年大学生活。

版权所有: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 推荐在IE8下浏览网页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